洗奶娃

电钻持有者

网恋总有风险

北京的金鼎轩24小时营业,半夜12点多还需要排号等位,门店装扮得亮亮的,像皇宫一样,价格也优惠。全国最适合我们这些日夜颠倒的人居住的城市就是北京了,半夜三点还能轻松约出朋友来吃夜宵的城市也是北京。

网恋对象站在金鼎轩本口等我,穿着黑色长款风衣,或者叫做长款衬衫,直直的垂到脚踝以上,戴着一顶棒球帽上面有一个调皮的符号,方脸,眼睛长长的。他本人比他的照片好看一些,聊天时他给我发自拍从不修图,毛孔和皮肤纹路经常全都在前置自拍上显现出来,不修的照片有放大缺点的效果,真人看起来不是标准的帅哥,但细看也有特点,属于平凡的耐看的男孩,用他自己的话来讲就是“丑帅”。他的时尚和李闪闪的时尚是不同的时尚,李闪闪热爱Gucci热爱Burberry热Supreme,什么要火就穿什么,从不介意自己的鞋子在路上跟人到处撞鞋,而网恋对象则是一股高冷的看不出牌子的时尚风格,也许是大牌掺杂淘宝独立品牌一起穿,这两者到底哪种比较高级我自己也还没想明白。据他自己说他是90年的,跟网上的形象也不一样,本人也不搞笑也不活泼。闷闷地。

他见到我举了一下还拿着手机的手示意,我走过去笑笑,我们不是那种神秘的没发过照片的网友,所以都有心理建设,大家都是上了年纪的人,不会跟一点没底的人网聊,这跟QQ爱差别还是很大的。哪怕在我们聊天之前,我们也通过浏览对方的微博进行了第一轮了解,而实际上浏览微博已经能算作深度了解了,他的喜好,语言风格,和整天给他评论的那些女网友,和他互粉的那些女网友,我都了解过了。

我们互相笑了一下他就带着我往餐厅里走,不是牵着我,而是一只手的手指轻轻接触我的后背给我一个方向指引,他说话很轻,慢条斯理的,跟在线上油腻的腔调截然相反,这就证明博主都有两副面孔,并且他也不是看上去拘束或者紧张才显示出斯文,而是真的斯文,“我们坐这里吧”,他说,声音好轻,金鼎轩半夜人挤人,我甚至担心一会儿跟他聊天会不会听不见他讲话。

“他们家的米线很好吃”,他说,细声细语,完全不像北方人,但个子很大身材也不算瘦,也不是肌肉猛男那种壮实,而是健康的肉肉的中等身材,在我的观念里几乎可以说是胖了,我一直就喜欢瘦子,但是网恋总有风险,前期也投入了两个月的感情,我就选择接受了。我没有听他的点米线,而是点了别的面, 具体点了什么我现在忘了,因为也是随便吃一口,我并不是太饿,按理说应该约出来喝酒的,但他看样子不爱喝酒,所以网恋总有风险。

等菜的时候我俩都没怎么讲话,在网上每天说好几遍我爱你的人,现在就坐在旁边却什么俏皮话也说不出来。只能证明我们网友都是嘴炮选手。我坐在那偶尔看他一眼然后又把目光移开,回想我们的网上情缘和轻佻的互动,再对照这个斯文少话的现实生活中的人,居然觉得很想笑。

“你看上去像那种山东大妞”,他慢慢的说,他说话有股儒雅的味道,跟他的北方人身份完全不符,话很少,用词精准,跟网上在我俩对话框刷屏的形象又相差很远。人怎么能跟网上差别这么大呢。我不明白他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好还是不好,我也搞不清他喜欢什么样的女孩,他的微博互动女网友,我仔细观察过,都很优秀,有几个还是大V,现在他的沉默寡言又给他添加了神秘色彩,我感觉摸不透他的路数。

“这家店经常能看到很多明星来吃”,他又说。他说话不带问号,就是吃着吃着忽然冒出一句话,还那么轻,说完看我一眼,又低头吃了,每一句我都不知道怎么接,就很想接“是吗”,“哦是吗”,有点像李闪闪了。我怀疑我跟李闪闪对话的时候,是不是我也老说很难接下去的陈述句。“这个米线很好吃你尝一口”,网恋对象又说。

我感觉大家毕竟只是网恋,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亲密的可以吃对方碗里的东西了,有点意外。我发现人们对于分享自己盘子里的食物的尺度都不同,有的人觉得很亲密的人才可以分享,有的则无所谓,他吃完米线看我面还没吃完,他说,“你吃不完可以给我吃”,可以看出他真的挺饿,也可以看出他不在意食物的分享。

我们又聊了几个共同关注的博主,他都一一发表了意见,喜欢谁谁谁,喜欢谁谁谁,说了好几个,谁谁谁他见过本人更加可爱,谁谁谁他一起吃过饭挺亲和的一个人,他挑了几个自己喜欢的博主说完以后,问我有没有见过谁谁谁。他看起来温和但又有点大智若愚的风范。吃完以后他提议去胡同里走走,我说好的。


啊我想网恋

我的粉丝有6万他的粉丝有4万,我俩门当户对在微博勾搭了几句就加了微信,勾搭的过程是我在他的微博评论“爱你”,他给我回复“滚”,后来他给我的微博评论“为什么”,我回复“因为爱你”,后来我给他的微博评论“怎么了”,他说“日你妈”,后来他给我的微博评论“好看”,我没回复,过了几天他给我发私信,“加我”,我说“好”,他给我了微信号。这就是我们互联网网民的互动爱情,细细品一品就能品出我们的共同特点,网感很强。

还能品出我们的另一个特点,就是油腻。

加了我以后他就给我分享图片,一份他自己做的牛排,他说“我做的”,一张他朋友送给他的画,他说“我朋友画的”,一只鸭舌帽,他说“好看吗”,我说“一般”,他说“你懂个屁”。他是个表达需求很旺盛的人,自顾自给我分享很多东西,连续的不经过滤镜修图的自然生态照片,“我在去吃兴旺的路上”,拍了很多蓝天和路面,不停地给我发,“我爱你”,他说,他每天说十几次,我也回复“我也爱你”,这事儿就是这么简单,网恋讲究的就是表达,当我说“我爱你”你也不知道我我爱不爱你但这是一种表达。

我们一直都在聊天,聊了有一个月了,还没有见面,晚上他也跟我聊天,他说“想和你睡觉”,我说“你来”,他说“你先把衣服脱了”,我说“已经脱了”,当时我正在吃炸鸡,但是网恋主要是配合,追求一个神交,他说“我爱你”,随时都要说一句,可能是复制拷贝快捷键的词,还没有被其他的词覆盖,我说“我爱你”,他说“你骗人”,我说“谁骗人”,他说“我真爱你”,我说“我也是真的”。

有时候半天没有联系,他给我发消息,你在干嘛,你在干嘛,干嘛呢,在干嘛,干什么呢,你在干嘛,干嘛呢你,连续发十条,他是个频率很高的男孩,加了微信以后我们的微博互动就少了,因为网恋主要是地下情为主,有时候他给我点个赞,有时候我给他点个赞,他主要给我的朋友圈回复,“丑”,“在哪”,“为什么”,“滚你妈”,“我吃醋了”,这是他最喜欢回复的词,我们已经网恋一个半月了,发消息的期间他又忽然说,“我真爱你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你很聪明”,我说“我本人很蠢”,他说“那滚吧”。

啊我的网恋,像一种油腻的氛围较量,像网感大赛,像QQ爱。

他说“我想见你”,同时发来一张自己在被窝露出一只眼睛的没有P的普通照片,我说“好”,他说“我要带你吃好的东西”,我说“我口味很挑”,他说“那我就揍你”,我说“我本人比照片丑很多”,他说“那滚”,我说“你不爱我了吗”,他说“我爱你”,我说“那你爱丑女吗”,他说“我要让你爱上我然后把你甩了”,同时发来一张冰箱里的照片,证明他起床了,我们互联网网民之爱,生物钟竟然也一样,我说“我的特长就是被甩”,说完这句感觉不错,同时发布到了微博,他说“我的特长是煮面”,我说我的特长是洗澡打泡泡,他说我的特长是揍人,我说我的特长是被揍,他说我舍不得揍你,我说但我是丑女,他说这是我的盘子好看吗,同时发了一张自己自己买的花纹餐盘。

网络情缘,深不可测,转眼网恋两个月了,我们经历图文三餐,经历了文爱,经历了网络用语的切磋,终于决定见面,他说“太晚了,我们一会儿去吃金鼎轩吧”,我说好,两个月,我们的感情已经很深,深夜23点,我们分头打车前往金鼎轩。


我主要是寂寞

我这也不能算是逃避失恋的度假,因为我没失恋,我主要是寂寞,口头上说期待艳遇,其实也没那么期待,旅行第三天在酒店泳池边碰到一个好看的男生在池里玩水,我们买了饮料跑过去坐在躺椅上欣赏,也没人敢上去搭讪,我们给自己找的借口是帅哥在泳池里没拿手机所以还是算了吧,其实就是不敢搭讪。我变了,22岁时我看到喜欢的也敢去要号码,甚至24岁还敢,这一年我跟闺蜜一起感慨,一年没有跟陌生人搭过讪了。

旅行的意义其实主要是被宰,在被宰中肉痛,在肉痛中忘记感情的创伤,当然我没有感情的创伤,我只是空虚,没有人可以思念,朋友在游客专业被宰地摊前买杭州河坊街到处都是的那种木雕纪念物送给她正在网恋还没见面的男友,我没什么想送的,我以前想送给张晚九一条画满了恐龙的领带,他说不适合他他不要,我没送过东西给李闪闪他也没送过东西给我,但这也不用再提,旅行的确很有疗效,会发现生活在自己周围的烦心事都不再那么重要,一天没有收到谁的信息也不会在夜晚自己喝酒听音乐默默哭泣一直伤心到四点,旅游好处多多,白天参加集体活动做一些愚蠢的为了刺激消费编出来的必玩需求项目,坐20分的公共小汽车前往臭气熏天的丛林然后在大象背上坐30分钟再乘坐20分钟小汽车回来,然后发誓这辈子再也不骑大象了,下一个项目是看情色表演没想到仔细一看是北京13club的串场水准,然后发誓这辈子不会再看这个表演了,决定徒步沿沙滩走回酒店,感受晚上的海,强硬的感受孤独渺小海浪思念,其实已经对海审美疲劳了,海啊,下了飞机前往沙滩的最开始30分钟是我们向往的感觉,之后就不知道该干什么,怎么跟海互动,有的人在海边说是一玩一整天,我跟朋友还觉得没有酒店的游泳池好玩,主要是跟海没法互动,感受孤独渺小海浪思念也有时间限制,30分钟就感受完毕了,再感受就会走神,就像悲伤一样,连哭30分钟就会走神,但是晚上到了酒店才12点就睡死过去,啊充实,乱花钱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又要找一些项目来do,不do就会焦虑,因为会有说法你如果来到某某地却不去哪哪那就相当于白来了,又中了专门为我们制造焦虑的人的圈套,我奉劝大家不要再被制造焦虑的人给骗了,女人过了25岁就咋咋,再不结婚就找不到好的咋咋,再不怎样怎样你就被同龄人抛弃,搞得我们连旅游都很焦虑,到处赶场子,还好后来下雨了,只能呆在酒店,太好了还有一集综艺节目可以看掉,我爱酒店,我旅游的主要爱好就是呆在酒店,有人说情侣结婚之前应该先一起旅行就能看出适不适合在一起,我在这里真诚寻找跟我一样爱呆在酒店的旅行者共度余生。

晚上我去酒店大堂点一杯鸡尾酒,斜对面桌做了一个中年男人胖胖的中国人,中国人现在不得不说是牛逼起来了,到处都是中国人,出国旅游跟在北京差别不大,其实这个男人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甚至有点秃顶,但是我发现他在看我,所以我就稍微调整了坐姿显得自己更好看一点,男人过来跟我聊天,问我从事什么工作,因为他看到我拿着电脑在敲字,我说就瞎写点东西,他就开始跟我聊电影,他说我喜欢天堂电影院这是我最喜欢的电影,我说我也挺喜欢的,他说我每年都要看一遍这个电影,我说我只看过一遍,他说那你应该赶快回去多看几遍每一遍都有新的发现,我说哈哈,他还跟我聊了很多电影和书籍,他说他喜欢余华的书,我有点后悔刚才摆出一副很想被搭讪的样子,我一定是太久没被男人认可了,或者太寂寞了,所以连自己不感兴趣的类型都愿意这么聊,他又要给我点酒,我想这可不好万一一会儿邀请我去他的房间我不去的话就被怀疑是蹭酒的,所以我说我要回房间了男朋友还在等我,走回去的时候感受还是糟糕,我喜欢的男人看不上我,跟不喜欢的类型聊完天以后又一阵恶心,经常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而明天还有很烧钱又没有想象空间的项目要参加,说来说去还是向往跟心爱的人两个人单独旅行,去那种欧洲小镇斜斜的石板路慢慢逛那种,但是没有心爱的人也没办法,旅游就像被人安排着做这做那不用思考,我像个工人一样白天赶车劳作完成项目晚上呼呼大睡,但已经能想象飞机落地北京的那一刻逃避的事情就又马上都回到身边,不过我不怕,身处焦虑必须马上处理问题更让我安心,逃避才让我更加焦虑。


他在我这个年纪的遭遇

张晚九年轻的时候谈过一个女朋友谈了5年,是他24岁到29岁的黄金年龄,可惜我没赶上,我那会儿还小。我具体没有参与过所以我只能凭他自己鬼扯的内容来讲他的这段感情,他至今所有的电话和银行卡和所有的东西的六位密码还是他这位女友的生日,85年05月18日,850818,切!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表现过在意这件事,有一次我淘气略带撒娇说那你怎么不把密码设成我的生日,(真几把老套,我谈恋爱的时候也很老套,)他说用习惯了懒得改了,我没有赶上好时候,每次我感慨没有赶上他年轻气盛的好时光的时候,他就说那时候你还在上学呀!说着就能发觉他展开了想象,还兴奋起来,其实我们不到十岁的年龄差还不足以产生那么大的戏剧效果,但真到用的时候就得夸大一下,你.一定得跟一个很邪的人才能玩到真正的角色扮演游戏,所以你就会迷上这样的人,但这样的人又都没一个好东西,所以总有人问你你为什么不好好谈一个男朋友,可惜体贴入微的人没有幽默感,聪明的人又都是自私鬼,什么是好的男朋友呢,少看韩剧啊!

你们在一起五年做了多少次爱啊,这是我那时候最喜欢问的问题,他要是给我一个准确数据的话,那这就是我要超过的里程数,但是他说没做多少那时候也就周末见一下,我说放屁,他说真的我那时候天天玩游戏是个宅男屌丝。

我说那你们周末都干嘛啊,张晚九说周末女友会过来帮我打扫屋子洗洗衣服什么的,(切!体贴的婊子!)我说你们谈了五年不会操腻吗,他说没操很多没操很多,我说放屁你年轻时候体力肯定比现在好,他说年轻时候天天泡吧喝酒,我说那你泡吧的时候怎么搭讪妹子啊,他说我有女朋友了我还搭讪妹子干嘛,我说你骗我干什么我又不会告诉你女朋友你跟我说实话,他说我没骗你再说了那时候我也没钱妹子也不理我,我说你年轻的时候帅不帅啊,他说帅的,我说放屁,他说那你问我干嘛,我说那你女朋友是你的初恋吗,他说不算吧大学还有一个QQ网友,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说网友是日本混血很萌的,我说那为什么分手了,他说我们见了一次面在电梯里亲了一下后来她就把我删除了,我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说那时候是个穷屌丝都没钱开房,我说你现在有钱了要报复社会了,他说现在太忙了。

据他的说法,他们最终分手是因为到谈婚论嫁的时候结果没谈拢,双方父母一亮底牌,发现29岁的张晚九的钱只够付个房子的首付,结了婚还得还房贷,女方就一个独养囡,女方父母感觉要吃苦头,就说暂缓暂缓,然后就紧急安排秘密相亲了,张晚九气得要死可能是自尊受到伤害了,就提出分手了。这件事给张晚九留下了很大的心灵创伤,以至于以后他一有钱就买房子,现在杭州有套房子,乡下还有套房子,大概还准备要在上海买房子了,另一层的心灵创伤就是他觉得我们女人特别现实,“谈恋爱的时候么都很好的,一要做决定的时候就精得要死”,这句原话是他对女人的评价。

当然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谈婚论嫁,我还那么年轻,张晚九绝口不提,提了我也不会答应,他太了解我了,我自负又倔强,23岁谁要结婚啊,肯定还觉得自己有无限可能,即使现在要结婚我也还是怕的,我自始至终害怕一眼望到头的生活,展望一下就会觉得好闷,憋得慌,而张晚九现在多聪明啊,有钱有阅历又去了一线城市的老男人,还开上了奔驰,吃香得很,他也不要结婚了。

我说我要是那么早就遇到你你没钱我也跟你结婚,张晚九说你也就这么说说。

我说你的前女友现在要来跟你结婚你会跟她结婚吗,张晚九说她已经结婚了。

然后我说你前女友漂亮还是我漂亮。

迂回


他也要走了

李闪闪问我明天下午有空没,我说有空啊怎么了,他说下午我来找你,我说好奇怪,他说咋了,我说怎么下午找我,他说哈哈哈哈晚上要跟哥们吃个饭,我说明天不是工作日吗,他说哈哈哈哈我辞职了,我说哇那我俩可以用一个生物钟了,他说哈哈哈哈那你明天醒了告诉我,我说好的。

下午天气晴朗,是星期二,不冷不热,也没有风,星期四就下雨了,星期五就有风了,星期二刚刚好,工作日在家我都有一种很爽的感觉,格外安静,大家都在忙碌工作的时候我就能感受到安详,双休日我就感受不到。

他进来脱掉外套,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我并排坐在沙发上,房东的窗帘遮光能力一般,遇上阳光充足的大晴天房间就亮亮的,我穿着灰色浴衣,气氛有点僵,没什么欲望,饭也没吃,他说我也没吃,才三点钟,他也是下午才起床,他也觉得无聊就翻起我放在茶几上的一叠书。我问你平时看书吗,我随便问问,他笑了一下说不看,他拿起一本翻了翻放下了,又拿起一本排版很稀松的翻了翻说这本不错这个字少适合我,又拿起一本《样样干》说这是什么意思见了就干嘛,我说不是不是,他翻了翻放下了。

他说你这窗帘下午特别亮啊,我说是啊房子朝西,他说你咋不自己换一个黑的,我说我懒得弄,他说你就有时间看这些书都没时间搞一下窗帘,我说太高了我不会装,他没接话。

下午有点太平静太清淡以至于我俩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始,他很生硬的忽然转过身把手放在我的大腿上,不是那种顺着往上摸的而是空降在膝盖以上大腿处停住不动,我没忍住笑了一下,他说咋了,我说没什么,他的调情能力其实一般,可能是自己也没怎么注重这方面的学习,就像他跟人聊天的能力也很一般,当然也许只是跟我聊天不怎么上心,不过很有可能是真的一般,不然早该找到很多女孩了不至于老是找我。

轮到我找话题了。你辞职了准备干吗啊我问,他说先玩几个月,我说哇,他说我们家今年要移民去澳洲了所以我一想干脆辞职了还做什么呀,我听得感觉太突然,差点反应不过了,以前都从没听他提起过,这么重要的事但在我面前只是随口一提,想想李闪闪也挺冷血的,根本没把我们的关系当回事。我说移民?他说是啊,我说离开北京了吗,他说恩我爸妈想去那边生活,我说挺好,我又说那在那边一直生活不会有点寂寞吗,他说在哪不都差不多吗,我说也是。不知道我有没有掩藏好我忽然出现的失落,他这么聪明肯定也看出来了,我转移话题说那是可以休息一段时间,他说是啊最近晚上天天喝酒,我说怪不得你也睡到下午。

简短单调的来完一发,对我来说就像没来过一样,喘气都不存在,做完我就跳下床去喝水,他说点点吃的吧饿了,我说好的你要吃什么,我拿起手机给他点他接过我的手机锁屏锁住了他把手机屏幕对准我的脸成小圈圈移动像是在扫描机器人,我拿过来解了锁,他点了一份赛百味,我跟着也吃了一份赛百味,我俩坐在沙发上等外卖,阳光灿烂的下午格外空虚,我们并排坐着盖着我的假貂毯子看了一会儿电影,我说看个悬疑片吧,他说是吗看那个吧就是昆汀的有人在跳舞的那个(他又用手比划),我说低俗小说啊,他说诶对,我说你看这么文艺的电影啊,他说昆汀的我都看了就这部没看,我说好的吧,就开始看电影,外卖来了他坐在沙发上用餐巾纸垫在腿上斯文的吃三明治,我坐在地毯上趴在茶几上吃三明治,吃完外卖又并排坐着看了一会儿,我故意靠着他的一整个侧边从手臂都腰到腿完全的用我的侧边对齐贴着他,看他会不会偷偷移开,他也没移开,低俗小说我看了都有3遍了我居然还愿意陪他再看一遍这点时间我干什么不好况且他都是要走的人了我更不应该再浪费时间,但也没办法我对他就是格外的好,我自己都受不了。我们看电影都没怎么讲话,电影看到一小时左右,他说我要撤了,我说恩。

他走以后我把电影关了,失落感已经平复,想想挺可笑的,有时候你找了个北京男孩,以为那是最不可能离开北京的人了,结果还是要离开,过几个月以后可能这辈子就再也见不到李闪闪了,还是有点不舍的。

自以为是的挑逗


粉色帽衫五万吼第二天就给我发信息了。我跑去他朋友圈看了看,很多那种在夜店红色昏暗灯光下用前置摄像头自拍的一群人伴随音乐抖动的小视频,看着放松又快活,不愁吃不愁穿的样子,没见到一点抱怨和丧气话,天气好的时候就拍一杯冰淇淋加上一个emoji,也看不出有没有女朋友,但还看到了一张有李闪闪的照片,也是前置摄像头以五万吼在最前面中间还有个人最后面是李闪闪微笑摆了一个V字手势,我看了一会儿心想,李闪闪大概怎么拍都好看吧。

他和李闪闪的朋友圈都没有秀恩爱的桥段,大部分就是分享生活,用形容女性的话来比方,就是岁月静好婊,只不过方法不同,但无非也是拍一拍食物分享一些音乐拍一拍旅游,如果你想要维持对一个在现实生活或者微博上认识的异性的喜欢,秘诀就是不要加他的微信,加了微信也不要看朋友圈,不然就会发现人都是差不多的浅薄,更有可能还会大失所望。

五万吼说,你都写些什么啊发来看看啊。听着像没话找话。我说乱写的都写得很烂。他说看看嘛。我说不要了吧。他说“好吧搭讪失败了”。

我想搭讪失败了也没必要说出来吧,这可能是一种新型试探,既不想真正的聊天,又很急着想知道能不能有下文,他说完这句如果我还自己找话接就证明我赞成这次搭讪,高效社会,大家都不想浪费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对这种自以为是的挑逗感到非常厌恶。

他看我没有回复,他又接着说,你的朋友圈都没自拍啊。我听了很害怕,怕他下一秒就要让我发张自拍,我说朋友圈不大用了。然后他说,你应该多发自拍。

给了我一点小意见,这位自我感觉良好的拥有好异性缘的男孩,对待我们这种普通女孩,既没什么耐心,又自认为可以轻松拿下。当然也许最让我不适的是作为朋友的哪怕是不正当关系的女伴,这么毫无愧疚感的撩拨也还是多少能看出骨子里的大男子主义。

也许是我的过度理解,年轻人之间的关系已经走上了另一种绝境。一个男孩跟你说我喜欢你,紧接着下一句就是但我是个不婚主义者。有的是这样他说我喜欢你,但是我没法谈恋爱。还有的是这样他说我喜欢你,不过我很容易厌倦所以我没法跟人长期相处。所以说这些是在要求什么呢,获得一种不求回报的爱和关心吗,先把自私和原则都讲清楚了,老式的承诺型浪漫求爱方式已经没了,更接近做生意大家丑话先说在前头,这样分手时你也不会怨我,怕什么,被骂违背诺言,真是爱自己呀,先小人后君子最后怪罪的是对方,我都说过了我不适合谈恋爱,他这样说。那么五万吼这样的年轻人之间是不是流行另一种我不懂的游戏规则,少废话爱上不上,大家都不要装,可能是这种。

五万吼晚上也给我发信息,问我平时去哪喝酒,他的找话题技巧真该再好好学学,都问些无聊的问题,而我着急想知道的是李闪闪知不知道五万吼在找我聊天,如果知道的话那就是默许,男人之间究竟是怎么相处的啊,我竟然有点生气甚至想把两个都删了一了百了,有些先进女性自认为能跟男孩抗衡比比谁更酷最后还是会被他们的心底的老观念吓到,一套最传统最根深蒂固的东西忽然就出现了,亮底牌了用传统价值观击倒你,你被物化了,他们从没真正尊重过你。但我还是相信李闪闪即使不爱我,依然是尊重我的。

我也不好意思把截图发给李闪闪,显得我很八婆,像是把他朋友广撒网的调情很当回事的那种显摆又可悲的女人,不过我倒很希望发生点是什么事能让他嫉妒嫉妒,那我一定会特别高兴,但肯定不是这一件。第二天五万吼又发信息给我推荐了我一首音乐,我没点开,我很想问问他什么意思,但又觉得何必呢,就这么着吧,这种事情不去理会也就不了了之了。

并没有介绍我


推开KTV的门看到三个男的和两个女的在里面,其中两个男的长得挺好看不过没李闪闪好看,是跟他类型很像的男孩,一个穿着布满Balenciaga logo的圆领套头也许是卫衣或者毛衣,另一个穿着粉红帽衫,第三个男的微胖稍矮点但看上去很会社交,两个女孩并排坐在沙发上玩手机,一个带着鸭舌帽上面写着Balenciaga,北京已经是Balenciaga的天下了,帽檐下是一个小小的脸,皮肤好得不像正常人类,穿着分趾鞋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很火爆的tabi牌网红都拿它夹烟,一个穿着高跟鞋我认不出是什么品牌,前者黑直中发刚刚到肩膀上方,后者长发,中发女孩长得很漂亮,眼睛很美脸很小嘴巴厚厚的,长发的仔细看没那么好看稍微有点胖。我进去以后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了。

李闪闪并没有介绍我,他也没有向我介绍他的朋友。可能他忽视了这种礼仪,或者KTV太吵了也并不好介绍,也可能是他根本不想介绍我,反正我坐那以后,他就跟他朋友坐在点唱机旁边的位置。

我感觉有点无聊,自己喝闷酒,看着他们唱歌,我跟着音乐稍微摆动几下,表现出愉悦放松的状态,他们一会儿唱韩文歌,一会儿唱英文歌,而我的拿手歌曲是十年前的中文歌,所以我的打算就是死也不唱。

想起跟差不多的朋友们一块去KTV,大家都会点些那种又low又嗨的歌乱喊,怎么破音怎么来,chandelier就是我的拿手曲目,每次唱到声嘶力竭大家就拍手起哄然后我再来几个破音大家就狂笑不止,那是我使劲发挥搞笑能力赚取社交掌声的年纪,但在这个包间,显然不适合这种游戏,每个人都唱的认真,更像是练歌房或者比酷大赛,也许在我看来是比酷大赛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日常,长发的微胖女人唱起A妹的歌,厉害得不得了,我一直拍手,好在这样的严肃场合也有另一个好处,就是没人会起哄让你非得来一首。

李闪闪跟微胖男孩一起唱gucci gang gucci gang gucci gang,北京的夜生活走到哪里都有Guccigang。李闪闪唱歌其实一般,感觉是挑了一首最简单的rap,他们的手势和姿势,跟MV里的人们几乎一模一样,展现出一种是自己创作了这首歌的陶醉和酷劲,两个好看的男孩一个坐到长发女人身边,一个坐到我旁边,显然中发女孩跟微胖男孩是一对。这个好看的男孩单眼皮,穿着粉红色帽衫,也是白白净净的,“你怎么不唱啊,”他一边跟我碰杯一边说,“我唱歌难听,”我说,“那有啥我唱歌也难听,没事儿,”显然他是看我一个人坐这可怜过来招待我一下,“我唱得比你还难听,”我说,他笑了笑,“你是在北京上学吗,”他问我,他以为我还是学生,可能是因为我穿得太像儿童了,我说“我在打工”,他又笑了笑,不知道什么东西那么好笑,他说“什么工作啊”,我说“写写东西的”,他说“编剧啊”,我说“不是,瞎写写”,他说“怪不得我看你气质挺好”,我说“放屁”,他又笑了笑,跟我碰杯,他说“你是他朋友啊,”用眼神指了指闪闪,我说“恩”,他说“以前没见过你”,我说“我也没见过你”,他又笑,笑点真低,他说“你要唱什么歌,我帮你点”,我说“我不唱,会被你们笑话”,他又笑真是太爱笑了,他说“行,那咱俩玩骰子吧”,我说“不用了你去唱歌吧”,他说“他们还在唱啊咱俩先玩”,我们玩了五局,他全输了,他说“不可能啊再来”,李闪闪唱完歌也坐过来,坐在他哥们的旁边,他隔着这个男孩跟我喊“你去点两首呗”,我说我不唱我不唱,然后他跟他的哥们凑近了聊天,我只好自己玩手机。

过了一会儿旁边的粉红帽衫去点歌了,我跟李闪闪中间空着一段距离这么坐着,李闪闪朝我这边喊“你少喝点啊”,我说“好的”,还在猛喝。他也没有坐过来,我也没有坐过去,我又担心会不会有人跑中间坐过来,那我一定会气得半死,很奇怪平时我并不能感觉到自己多么喜欢李闪闪,但是在这种热闹的局上我却无比渴望亲近他,我想着要是能并排坐在那一整晚然后双双回家多好啊,竟然有种甜蜜的感觉,他还是没有挪到我旁边,他开始玩手机,粉红帽衫点完歌又坐回我们中间,我好气啊,他又要接着跟我玩骰子,我只好来,直角另一边的中发女孩也要加入我们,我说“好的你先叫”,我对女人总是格外温柔,更何况她长得这么好看,微胖男孩凑过来问她要不要吃什么零食,中发女孩说不要吃,我们三个玩了会骰子,我旁边的粉红帽衫起身去唱歌了,一首很老的trap,他们的水平我也听了,不会很快的rap,大多唱唱副歌,但是表演都很到位。

于是只有我跟中发女孩,其实无论是中发女孩还是其他几个,都是看起来很有距离,但你跟他亲近了却发现他们简单热情,像是从来没什么深沉的丑陋想法的人,从他们身上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拧巴。我向李闪闪那边喊说你来玩啊,李闪闪终于挪过来坐我旁边了,我居然感到温暖又踏实恨不得靠在他身上,我可能是喝多了。他说“我很厉害的你小心点啊”,我说“我也很厉害”。玩了几盘中发女人被微胖男孩叫出去也许是去买东西了,就只剩下我跟李闪闪,我心里暗喜,我俩并排坐着玩骰子,我掀开筛盅看我的骰子抬头发现李闪闪也在看我的骰子,我说你偷看不要脸,他说你不会藏藏好啊,玩了一会儿李闪闪就又去唱歌了。粉红帽衫坐回来,跟我玩了几局,他说“加个微信吧,下次出来一起玩”,我说“可以啊,”他扫完我之后跳出来一个添加,显示的微信名,“5wanho"。

牛排都要吐出来了!

一直到分别前的最后一晚,我下班回到家,做好了思想准备,想着推开门就能看到收拾好的大包小包,但一切还是老样子,甚至连他的衣物都还晾在阳台,什么也没有变,脏袜子还在脏衣篓,可能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看起来仿佛是根本没说过要离开一样,可能他怕尴尬,屋子里都是大包小包把抛弃的氛围表露得太明显,他自己估计都会惭愧,他甚至还提出晚饭后去逛逛超市买一些生活用品,真是可笑,就像生活不会改变一样,一直到睡前他都没有表现出动身前的忙碌,悠闲的躺在沙发上捧着他的iPad看烂片,大量的烂片,最后一晚我终于不再想陪他看那些烂片,浪费我的时间,我坐在餐桌前打开电脑搜索接下来的去处,甚至开始找房子住,毕竟这样的两居室我自己也租不起,我佩服我的冷静,不愿意再跟他讲话,他问我要不要喝水之类的带有关怀意味的话都让我恶心,虚伪,我觉得人如果要离别,就应该在最后一刻说出来,包裹都收拾好提在手里然后说宝贝我走了拜拜然后立马转头把门关上消失不见,这样一切就不怎么煎熬,不需要想象,想象那种明天我下班回家推开门就会发现房子空荡荡的,想到这个我就两眼一黑要昏倒过去,恨不得现在就把躺在沙发上的他一脚踹下楼,我应该学聪明学会察言观色在看到对象企划离开的最初就自己选择先跑,女人有自己的房子真的很重要,哪怕是结婚了吵架也能理直气壮的摔门出去回到自己的房子里呆着,人啊都应该有随时能摔门出去的资本,我当时就没有,月薪3500,舍不得住酒店,连对方滚蛋前的最后一晚我都只能在家乖乖守候,像等死一样,没钱实在太被动了,我第二天还要忍着心碎早起上班,不像现在我可以专心在家心碎,好在一切都好起来了,我也终于成为那种男孩过完夜第二天我醒来就催着对方走的自私的女人,人怎么可能从一次失败的感情经历里收获什么有效技巧呢,人只能从一次失败的感情经历里看穿一切。

第二天上班我坐在电脑前面浏览网页,怀念上班的日子啊,一直坐在工位上浏览网页,然后一天就过完了,中午张晚九给我打电话接我出去吃午饭,他说是吃午饭,我明白就是告别,真好啊选择中午告别,这样晚上到了上海还可以好好休息,真是个计划周密的男子,我坐他的车前往吃饭的地方,我向后看了一眼后座都塞满了大箱子,打包的真够快的一早上就搞定了。直到看到那些箱子我才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离开的事实,不会有转机了,就像昨晚临睡前我还在想他有没有可能忽然就不想走了,就在我早上上班的时候我还在想会不会就不走了,但是这些大箱子终于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接受了,是真的,他说到做到了。

他选了个西餐厅,应该说是简餐厅,我点了一份牛排,我两面对面吃饭,一直没说话,然后他说“房子这个季度付了还有两个月,你可以住在那”,终于开始交代后事了,我说嗯,有点哽咽说不出话继续吃牛排,他又说“家用品我都没带走你可以用,平时在家自己煮点东西吃”,我忽然又开始流眼泪,大庭广众之下就开始哭,好在控制住了声音,看上去是抽泣加上默默流泪,牛排都没吃完,哭得吃不下了,他说“别哭了”,我还在哭,他说“周末有空我会过来看你”,我说“不需要我马上也搬走了”,一边哭一边维护自己的尊严,他说“你搬去哪里”,我说“要你管”,还在哭,这是我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哭泣,好在后来我再也没去过那家餐厅,他还想说什么,但是气氛太压抑了我坚持不下去了站起来要走,分别前交代的话让我反胃,即使是现在有人跟我说“好好照顾自己”这种话我依然听得想吐,凭什么,你怎么不照顾我,你不照顾我你有什么资格让我照顾我,那些不负责任甩手就走走之前还要做一番伪善的关怀的恶心鬼,牛排都要吐出来了!

坐上车以后我不哭了,妆又哭花了,回去还要上班呢,我翻出镜子照了照,擦掉睫毛膏的黑晕,天气还很炎热,正是九月的天气,哭完以后觉得脸被太阳晒得干裂疼痛,夏天过完了,我记忆中最美好的一个夏天。车上他也没说话,很快就开到了公司楼下,我冲出小汽车头也没回立刻奔回了公司,人道主义公司,同事看到我哭泣的痕迹,安慰我,说下午的活可以到明天再做,但我的想法是明天就辞职了,一刻也呆不下去,我把张晚九从手机拉黑了,一坐上工位第一件事就是拉黑张晚九,然后我又哭了会儿,男同事看不下去了买了一杯饮料给我喝,真贴心的男同事,下班以后还帮我组了局,三个男的我一个女的,温柔的男性啊见不得23岁的单纯年轻女孩哭泣吧,而我想到回家只有一个人了也吓得不敢回家。他们请我吃饭然后陪我坐在餐桌上骂男人,有几句笑话我是真的笑了,恍惚间就会忘记你已经离开的事,但回过神又很伤心很伤心,心情就这么来回得一高一低,去了KTV他们为我唱分手快乐,一人唱一遍,真是服了,拖到晚上十点,不得不回家了,男同事把我送到楼下安慰我说没事,温柔的男人啊不知道有没有抛弃过别的女人,我上楼回家一滴酒没喝,打开门看了一眼家里,鞋架空了一层,衣帽架上他的居家服也没了,我还特意跑去阳台看看他有没有收走昨晚还晾着的衣服,也收走了,是认真的再也不留余地的走了,也没有像电视里演的那样留张字条什么的,也没有在茶几上留下一沓钱,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破烂的他不想带走的锅,餐桌上有他喝过的杯子和烟灰缸,我把它们扔了,浴室里有一条他的浴巾,我也扔了,分别已经10个小时了,没有听到你的任何消息,想想也是,毕竟被我拉黑了。

我躺在沙发上长长得叹气,原来人走了是这种感觉,屋子里这么安静。

带我去KTV


周末李闪闪没来找我,我当时有点失落,但不是很沉重的那种,就是忽然想起来会叹口气但是转眼就能忘怀的失落,这可能是我们感情不深,或者是我年纪到了开始走向稳重,但是周三他联系我了,我刚醒就看见他的消息了,中午十二点给我发的,说晚上下班了一起吃晚饭,看来还是得来找我,我总是像在时刻准备着李闪闪从我的身边消失,从认识他的那一天我就这么准备着。我回复说好的, 我总是说好的,我怀疑我有没有对他说过不好。

晚上我正在吃我的意式肉酱面,搭配我的一大杯奶昔,这是我当天的第一顿饭,吃得生猛,“第一次见你吃得这么欢啊,”李闪闪说,我说蛮好吃,李闪闪说“是还行,我也觉得这家店挺不错”。店装修成文艺风格,小小的桌子我跟李闪闪面对面坐下如果同时低头吃食物感觉就快要头碰头,他吃的很快马上吃完了就开始在我面前刷手机,我就埋头苦吃,我不会在别人玩手机的时候跟人说话,因为每次说了一句以后对方会在5秒以后回过神来眼睛不舍的离开手机屏幕,然后问你“你说什么”,然后你得重复一遍自己好不容易想的烂问题那种感觉真不好受,再说了我们始终也没多少东西可聊。

李闪闪最近有了进步,有时候他看到特别有趣的,就把屏幕转过来让我也看一眼,我嘴里嚼着面看一眼屏幕笑一笑,他始终是个比较顾及他人感受的人。今天他把中分的头发从两边往后梳了,露出了额头,显得成熟了,我觉得还是有点刘海好看,不过关系不大。他穿着黑色棉绒质地一整套阿迪达斯牌运动服,三条白色边线把衣服拉链拉到顶,显出了很美的肩膀线条,我忽然想到夏天就要到了,不知道会不会随时看到他胸前的大纹身,那就真是扫兴了。

“我哥们在纯K开了房间,叫我过去。”他跟我说。我还在吃面,一边喝着奶昔,我想一会儿按照惯例不是得跟我回家吗,心里不大爽,我说“那你要去吗”,他说“去呗”,我没说话,一阵失落,心情一瞬间就掉下去,想着被放鸽子也就忍了,怎么都到了吃饭的地步了还能再跑走,我继续夹面准备再吃几口掩饰一下难过顺便平复一下心情,他看了我一会儿说“要不你也去吧,咱去坐会儿然后回家,我明天还得上班呢”。我想他也许是出于同情或者不好意思才邀请了我,但我忽然又开心起来,我喜欢被别人带着一起走的感觉,同时又有点退缩,主要是我的穿着太日常了,又没化浓妆,我心想他的朋友估计也都是潮流人士,我去了会不会显得太土,我自己丢人,也给他丢人,然后我想那是去还是不去呢,我后悔没把自己的所有的最贵的衣服一起穿出门,我的Prada牌包包我今天也没背,我想着一会儿去那肯定很多bitch骚得要死显得我像个村炮,但是我不去的话,我今晚就落空了,而且我就再也进入不了李闪闪的生活圈,李闪闪这人我也了解,我拒绝了一次他就再也不会拉我出来参加社交活动因为他也许会以为我不喜欢,我是不大喜欢,但我想了解,我还想知道李闪闪唱歌啥样,我想那就去吧,最坏又能怎样了不起以后都不见了,我最近都是这么鼓励自己。

我说“可以啊”用一种很轻蔑的口气,显得我比较随意不大在乎,不知道装得像不像。他说“那咱一会儿吃完饭过去看看”,我说“好的”。

我怀着稍微有点兴奋的心情吃完了最后一点面,兴奋的时候我总是没啥胃口,他说“今天吃完了,不错不错”,他说这话的时候倒挺像个比我还年长的人,“再把奶昔也喝掉”他接着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逼女人吃东西。

出门我俩都同时戴上了口罩,他还指点我应该买哪一种口罩,三月天天气不冷,但是雾霾一个冬天没怎么见这会儿还是来了,太浓厚了,浓郁,像气化的痰凝结在空气中,不光是喉咙痒连眼睛都感到酸痛,我俩带着口罩走在雾霾里,他走的很快我在后面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他的车停在对面马路的一个小道边,大众牌小汽车,旧旧的,我猜是他爸爸换车后把旧车给他开了。

开车时他忽然变得很健谈,你永远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忽然要讲很多话,他说“你知道我梦想的生活是什么样儿吗”,我说“什么样子”,他说“我想住那种好几个房间的大房子然后我们哥们几个住在一块儿”,我说“老友记吗”,他说“诶,差不多就那种,一群人生活在一块儿那种”,我说“那大家以后都会结婚生孩子啊不可能的”,他说“所以说是梦想啊”,我说“那你梦想里没有女的啊”,他说“哥们几个在一块儿那感觉不一样,有女的就差点”,我笑了笑,我说“那一会儿那些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他说“是啊高中就一块儿玩了都是哥们”,我说“我高中同学都结婚了”,他说“是吗,结的挺早啊”。他并不关心我的生活状态。